农林畜牧

加拿大人权律师揭示日本在纽约议会的生活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马塔斯(DavidMatas)本在成功结束对澳大利亚的访问后抵达新西兰。他继续他的旅程,揭露和阻止小日本器官采集系统的邪恶。从议员到普通人,从专家到媒体,他得到了新西兰各行各业的强烈回应。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梅赫塔斯(David Mehtas)持有《国家机关》(STATEDOCUMENTS),这本书是他与托斯坦特里博士共同编辑的。这本书汇集了欧洲、美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四大洲的医学专家对小日本生活的观点和分析。

伊万/梅赫塔的旅行非常紧张。除了会见媒体、著名人权律师、法学教授、议员和其他专家学者,他还在议会发表了讲话。

绿党教育和人权发言人凯瑟琳·埃德拉汉蒂(CatherineDelahunty)主持了演讲。演讲结束后,议员提拉洪塔斯说,她对日本的犯罪行为感到非常震惊。她决定立即采取行动,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帮助阻止日本摘取学生和良心犯的器官。

晚上,最近获得皮博迪奖的纪录片《人类收获》(HumanHarvest)在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厅上映。许多政要、专家和媒体人士观看了这部电影。现场挤满了人。有些人坐在过道的台阶上观看。

放映结束后,四位嘉宾从不同角度回答了观众的问题。

其中一位嘉宾达蒙纳托博士(Dr.DamonNato),博士反垄断组织博士萨金斯特·福斯多根收获(DoctorSaginSterDorganChecking)的达蒙纳托博士(Dr. Dimon Nato)也通过视频链接发言,并回答了观众的相关问题。

新西兰移民和人权律师阿尔·戈尔、绿党议员蒂朗蒂和大卫·梅赫塔回答了观众在放映室提出的各种问题。

埃文/新西兰著名移民律师克里戈尔(KerryGore)在处理学生和其他良心犯的庇护案件时,介绍了他作为潜在器官捐献者测试获得的许多证据。

戈尔指出,只有停止对小日本的迫害,才能阻止小日本强行从学生身上切除器官。

纪录片《人类收获》(HumanHarvest)在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厅放映,在放映前几乎满座。

伊万/梅赫塔斯:我很高兴看到小日本的解体。梅赫塔的律师在一次采访中说,不能指望小日本结束迫害,停止严重犯罪。全世界都必须行动起来。2016年彩票管理部门将尽一切可能阻止小日本的系统性犯罪。

律师梅赫塔斯(Mehtas)指出,尽管小日本的代言人在开始时仍然制造了很多噪音和宣传,并强烈否认系统地摘取学生的器官,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被揭露,小日本害怕公开否认或默许这一滔天罪行。

梅赫塔斯律师表示,尽管日本现政府已经与薄熙来和周永康等迫害的领导人和负责人进行了交涉,但他们并未因迫害和活体器官采集而被绳之以法。而且由于最初的迫害是由小日本的国家机器管理的,可以说,小日本成员中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迫害。因此,尽管这些迫害者以腐败等其他名义被绳之以法,迫害仍在继续。不可能指望小日本的现政府能与每个人打交道——因为那时小日本将不可避免地解体——当然这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非常高兴看到小日本的解体。

对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来说,他们是日本小党的领导人和刑事起诉前迫害的肇事者,梅赫塔律师一方面赞赏不怕迫害的学生的非凡勇气;另一方面,也有人怀疑,这是一个展示其“进步”的小日本,还是一种缓解国内不满压力的手段。

然而,他很高兴看到起诉激增,因为这对其他迫害者来说是一个明显的警告。

新西兰移民律师:停止迫害是最基本的方法。新西兰著名移民和人权律师高尔(Goyle)在演讲中详细列举了他过去几年在中国处理的数十或数百起迫害学生和家庭教会成员的案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经常进行验血和各种医学检查。所有这些证据都显示出收集移植器官潜在供体数据库的趋势。

高尔的律师还列举了日本在他接手的庇护案中所述的几十种迫害学生的酷刑方法,包括性迫害,如坐在铁椅子上、大规模绞刑、焚烧、烘烤、强行灌浓盐水、强奸女学生等。都被使用了。最糟糕的是,日本还在精神上迫害学生,强制洗脑和强制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

高尔的律师强调,在小日本,从学生体内取出器官只是一种全面迫害的形式。为了阻止小日本强大的民族犯罪,必须从根本上阻止这种非理性的迫害,才能实现。

高尔的律师对结束在日本长达16年的迫害充满信心。

他提到了自5月份以来中国大陆发生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也就是说,在小日本承诺公众会举报投诉并作出回应后,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抓住这个机会向小日本当局投诉小日本党前领导人在迫害期间对中国公众犯下的种族灭绝、反人类、非法拘留、非法酷刑等刑事罪行,投诉数量仍在增加,形成了强烈的反迫害趋势。

高尔的律师说,投诉已经被接受,许多人对结束迫害非常乐观。

“如果我们能看到迫害的结束,我们就能看到活着的罪恶的结束。”

议员:我们必须制止这种犯罪。绿党人权发言人参议员提拉汉蒂(Tyrahanti)表示,她已经从她的同事、前绿党人权发言人KeithLocke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日本小权力的信息。然而,律师梅赫塔斯(Mehtas)的到访给了她越来越详细的信息,这足以激发她的良知,促使她决定采取全方位的行动,共同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她打算在议会提出这个问题,敦促新西兰在国家一级采取行动。我们还将与移植专家和法律专家讨论采取一些更具体的措施来阻止新西兰人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应该知道这一“可怕”的事件,并希望将其列入新西兰作为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议程。

学者:我们该怎么办维多利亚的高级律师罗宾·罗宾逊(RobynRobinson)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前来参加国际法律会议,他说必须采取行动阻止这类犯罪。

罗宾逊律师说,当她在墨尔本的Swanson街上接到一份有关活的传单时,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上面的信息;所以,今天她牺牲了自己的晚餐聚会,前来参加这个《活摘》记录片放映会,片中那些翔实、生动的信息,让她确信所有这一切可怕的罪恶实实在在地发生着,这让她的心无法平静。罗宾逊律师说,当她在墨尔本斯旺森街收到一张传单时,她简直不敢相信上面的信息。因此,今天她牺牲了自己的晚宴去参加纪录片《生活精选》的放映。纪录片中详细而生动的信息让她相信所有这些可怕的罪行都在发生,这让她的心无法平静下来。

罗宾逊律师表示,她将于今晚飞回澳大利亚,当她返回澳大利亚时,她将立即采取行动让更多人知道,让议员知道,并告诉他们我们对此事非常关注。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梅赫塔律师还将接受更多的媒体采访,并将单独会见许多政治领导人。该报还将有更多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